五颗糖

热衷于爬墙,不过最喜欢爷爷,混的圈有点多,然鹅都是小透明
是个话废
目前只吃乙女向
小五,五酱,糖糖,candy,怎样称呼都可以
欢迎扩列*٩(๑´∀`๑)ง*

假如你加入葬爱家族(一)

ooc,辣鸡文笔


谨慎观看






三日月宗近


   你染了一头粉发,还用了三个小时做了一个超美(在你看来)的发型,就是那种根根竖起的那种,来到三日月面前,表演了一段舞蹈,并配合着“呦呦切克闹”的音乐。


    “小姑娘这是……”三日月斟酌着开口“杂耍吗?”

   

    “才不是呢!”你气的跳脚“我加入了葬爱家族,这是我们家族的标志,对了,从今以后我的名字是伱DE眼裡〆還冇涐庅。”

   

    “什么?”三日月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伱DE眼裡〆還冇涐庅”

   

    “呃……再说一遍?”

   

    “伱DE眼裡〆還冇涐庅”





   

   

   

    于是,你们两个重复了一下午这个对话。

   

   

  



加州清光


    你对清光抛了个媚眼“清光,我可爱吗?”


    “可、可爱……” 清光抽搐着嘴角,内心小人流着海带泪默默哭泣。


    “你为什么一脸不情愿啊?是因为从此以后你不是本丸第一小可爱了吗?”

   

    “大概吧”清光眼神飘忽。


“吼,清光光你放心了啦,人家最喜欢的还是你了啦!”你故作扭捏。






据大和守安定说,当晚的清光做了噩梦吓的够呛。

   

   

   

   

   

   

   

   

大包平


     你兴冲冲跑过来的时候,大包平正在马当番,他吓的手上的饲料都掉了


    “你这是什么造型?”皱眉。

   

    你扒拉了一下刘海,故作帅气“你懂什么?这是时尚!”

   

    “太丑了!”大包平一脸嫌弃,丝毫不留情面。

   

    “我告诉你啊,据说剪了这个发型,就能超越天下五剑了!”


    “什么?!”大包平脸上充满了震惊,“竟然是这样?!”








于是,第二天莺丸就看见大包平的头发变成了蓝色海胆头。

   





没了,写完了





















 

























真没了。 

   


卑鄙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

ooc,辣鸡文笔

暗黑本丸

不知道有没有看过日剧我是大哥大的,这里私设女主是三桥贵志的妹妹

第一章  狐之助给时之政府的一封信(上)

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

    你们好,我是原名“1234567”现名“你猜呀”本丸的狐之助,我所辅导的审神者,代号相信你们都清楚——沙漠玫瑰。

 

  

    写到这里,狐之助突然停下爪子,在心里唾弃自己的没用,它吸了吸鼻子,一边在心里哭嚎一边在纸上写:所以你们为什么让她来这座本丸啊ヽ(#`Д´)ノ暗黑本丸怎么了?暗黑本丸也是有人权的啊!你们这是派来的什么审神者啊!真替暗堕的刀剑们不值!

   

    狐之助在笔下尽情的宣泄自己内心的情感,越写越难过。

   

   

    

    它想起第一次见到审神者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可爱稚嫩的女孩子。

    那天,夕阳西下,那天,断肠人不在天涯。

   

    一身水手服的少女逆着光朝着狐之助走来,嘴角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微笑,周身萦绕着火锅味。

   

    少女走到狐之助面前蹲下,对狐之助上下其手的时候它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然后,狐之助眼睁睁的看着少女转头和跟随她而来的时之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个储备粮太瘦了,能不能换一个?”

   

    那时候,狐之助甚至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

   

    储备粮嘤嘤嘤QAQ

   

    狐之助转身就想逃,却被少女拽着尾巴拎回来了,自始至终一人一狐都没有交流。

   

   

    少女只是冷漠的看了它一会儿,然后视线就转向面前黑气缭绕的本丸。

   

    然后又拍了拍狐之助的头“去,旺财,去开门。”

   

    “大人我不叫旺财啊!还有按照开门杀概率来说我会死的啊喂!”狐之助的第一句话就被迫吐槽。

   

    然后它就看到了少女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啧,没用。”

   

    狐之助很生气,狐之助非常生气,想它旺……啊不对,这座本丸暗堕多长时间它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成天与付丧神们斗智斗勇,现在竟然被人说没用?!

   

    然后,然后他们就翻墙进去了T﹏T

   

   

    跟着的工作人员十分不解“玫瑰大人我们为什么要翻墙进来?”

   

    “你傻啊?”代号沙漠玫瑰真名三桥绘梨衣的女生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万一有开门杀怎么办?”

   

    “可是。”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委委屈屈的“本丸里的刀剑们都陷入沉睡了啊!”

   

    绘梨衣“……”

   

    莫名其妙的,狐之助从绘梨衣的眼神里读出了更多的嫌弃。

狐之助:好气哦,但是不能打她。

于是狐之助选择转移话题“大人你叫什么名字啊?”

“沙漠玫瑰。”

狐之助成功的被噎住了,绘梨衣看着狐之助的时候,表情已经不是嫌弃了,兼职就是白雪公主她后妈级别的不待见“你那是什么眼神?”

翻墙进去,到天守阁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绘梨衣成功办好了交接的一系列手续。然后她就那么大剌剌的躺在床上休息,打发狐之助去送走工作人员。

“那个,请等一下。”犹豫了半天,狐之助还是决定问问工作人员“上头这位……玫瑰大人来,是有什么用意吗?”

“啊,这个啊。”工作人员恍然大悟“抽签抽来的。”

“啊?”狐之助瞬间绝望了。

工作人员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骗你的。”狐之助不知道,工作人员的内心在哈哈大笑,虽然他这几天经常被绘梨衣捉弄,不过捉弄别人的感觉还挺好的哈哈……

“那一定是有什么用意了。”狐之助说道。

工作人员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位大人,可不只是灵力强大这么简单。”

当你对他说三遍再见(三)

ooc,辣鸡文笔


@姬世子 这位小天使的点的刀刀们,希望你能够喜欢(*^ω^*)



鹤丸国永


“再见。”


摆出一副被吓到的表情“哇,这可是吓到鹤了,是最新的恶作剧吗?”


“再见。”


“哈哈哈,是要去旅行吗?”


“再见。”


“这个惊吓可不好玩啊!”他朝你伸出手,眨眨眼,“要和鹤一起走吗?”


堀川国广


“再见。”


安静乖巧的像是国中生的付丧神歪头看你,蔚蓝的眼睛里有着不舍“一定要走吗?”没有问你为什么。


“再见。”


“我会想你的。”


“再见。”


“我爱你。”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如果累了的话,就回来吧,我会一直等着你。”


和泉守兼定

   

“再见。”


“哈?”预料中的不可置信以及暴跳如雷“这么强大帅气的我在你身边,你还要去哪啊?”


“再见。”


“你这个女人倒是听我说话啊!”


“再见。”


你能感受到他的心慌无措,一双眼睛不安分的四处乱瞟,脸上还有散不去的红晕“那个,我说啊,能不能带上我?你一个女孩子在外边,当然要强大又帅气的我来保护了!我可不是喜欢你才决定跟你走的,绝对不是!”


   


当你对他说三遍再见(二)

对他说三次再见


很常见的梗,没啥要说的


ooc,辣鸡文笔……不对,文笔今天早上拌饭吃了,根本没有这东西
















山姥切国广


    “再见。”

   

    “不要说我……等等,再见?”脸上浮现了震惊的神色,眼神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你要去哪里?”

   

    “再见。”

   

    “……真的要走吗?”

   

    “再见。”

   

    语气里带了赌气的成分“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再回来了。”说完,又忍不住偷偷看你,在祈盼着什么。

   

   

   

   

   

   

今剑


    “再见。”

   

    “唉?主公要去哪里?”

   

    “再见。”

   

    “说再见的话是不是主公以后都不能陪我玩了?”

   

    “再见。”


     “我不要,我不要主公离开!”飞快跑过来紧紧抓住你的手,眼睛里闪烁着不安,声音也有些哽咽“我以后都不任性了,主公不要离开好不好?”

   

   

   

   

   

   


    

   

   

   

   

   

   

   

骨喰藤四郎


    “再见。”


    一看见他眨了一下眼了,神色不明“嗯……”

   

    什么嘛!这个态度,你气呼呼的又说了一遍“再见!”


    “……再见……”

   

   

   

   

    “再!见!”

   

    他看着你,神色迷茫又痛苦“我们一起创造了那么多回忆,你都要扔掉吗?”





小乌丸


    “再见。”

   

    “哦呀,汝是要去哪里?”

   

    “再见。”

   

    “为父有些不放心啊!”

   

    “那我不走了!”你看着小乌丸默默举起的树枝,求生欲十分强烈的说。

   

    “嗯,甚好。”小乌丸满意的点头,顺便摸了摸你的狗头。╮(‵▽′)╭

   

   


萤丸


     “再见。”


    你说这句话时,他正把沏好的茶放到你手边,闻言,一贯面无表情的他手一抖,茶水差点就撒出来了“是吗?”

   

    “再见。”

   

    “还会回来吗?”

   

    “再见。”

   

    “如果一定要走的话,可不可以趁我不在的时候?我不想看着你离开。”










明石国行


    “再见。”

   

    他此刻正懒懒散散的侧躺在榻榻米上,打着哈欠,闻言,头也没回的说道:“在玩游戏吗?”

   

    “再见。”

   

    他仍旧没有看你,还伸手拿了一片平时不会吃的特辣仙贝“玩够了就休息吧。”

   

    “再见。”

   

    叹了一口气“没干劲是我的卖点啊!我可不想做出不符合我人设的事情把你留下啊!”



髭切


    “再见。”

   

    “唉?什么?刚才主公说了什么吗?”金发的付丧神眼含笑意看着你,明明温润如玉,却让你感到不寒而栗。

   

    你:“不,我啥也没说。”

   



膝丸


    “再见。”

   

    飞快跑远“阿尼甲,不好了,主公要离开了,嘤……”声音隐有哭腔。

   

    你:科科,真的再见了。

   

   

   

   

   

   


ps:对于点文的两个小伙伴非常抱歉,有两个刀没写出来,文笔有效,实在是非常抱歉!




ps的ps:有没有想点梗的小伙伴呀?可点梗带刀,我会尽力写的,但是对一些刀不太熟悉,可能写不出来😭


   


当你对他们说三遍再见

对他说三次再见


很常见的梗,没啥要说的


ooc,辣鸡文笔……不对,文笔今天早上拌饭吃了,根本没有这东西



三日月宗近


    “再见。”

   

    “小姑娘要离开一段时日吗?无妨,转换心情亦是要紧之事。”

   

    “再见。”

   

    眸色微沉“小姑娘打算去哪里?还……回来吗?”尾音有些颤抖。

   

    “再见。”


    “既是如此。”三日月终于放下茶杯,站起身缓缓走向你,握住你手腕的指尖微凉,你看见他眼中的新月已经被阴影掩盖,“不会让你离开的。”

   

  

   

   


大和守安定


    “再见。”

   

    外表纯良少年模样的安定似乎是不理解你的意思“主公在说什么啊?”

   

    “再见。”

   

    眼神似乎黑得能滴出墨来,嘴角翘起,露出笑容“再给你一次机会哦,小猫咪。”

   


    噫!你强忍内心的害怕,硬着头皮“再……再见。”

   

    却看见他脸上的神色突然转晴,笑容也阳光开朗“什么嘛!我怎么会伤害主人呢!我们会在一起的……永远。”

   



宗三左文字


    “再见。”

   

    “对笼中鸟感到厌倦了吗?”靡丽的付丧神倚靠窗前,闻言只是看了你一眼,神色并没有多大波澜,似乎并不意外。

   

    “再见。”

   

    “要去寻找新的笼中鸟了吗?”

   

    “再见。”你想了想又赌气的补充一句“正好还你一个自由。”

   

    “说什么呢?”他终于来到你身边,帮你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看着你的眼睛里盛满了悲伤眷恋“你禁锢的是我的心,何来自由之说?除了您的身边,我还能去哪里?”




加州清光


    “再见。”

   

    “主人要离开了吗?”清光震惊.jpg。

   

    “再见。”

   

    “不爱我了吗?”低下头,仿佛霜打的茄子。

   


    “再见。”

   

   

    在你说出第三遍之后,清光抬起头,脸上带着你熟悉的撒娇般的笑容“嘿嘿,骗你的!就算主人要离开,我也会一直跟随你的哦!主人别想甩开我!”




药研藤四郎


   “再见。”


    翻书页的手停顿了一下,没说话。

   

    “再见。”

   

   

    忍不住皱眉,攥紧手中的书“大将,你在说什么?”

   

    “再见。”

   

    似是放弃挣扎,手也松开了“如果这是大将的意思,我会遵循。”





长谷部


     “再见。”


      正在一边处理公文的他不可置信的抬头“啊路基?!”

   

“再见。”


“啊路基,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出来我改,是公文没处理好还是饭菜不和啊路基的口味……”


“长谷部。”你咬牙打断他的碎碎念“再见。”


“如果这是主命的话……”







大家还有没有想看的刀刀呢?尽管说哦,说了我会试着写,虽然……不一定写的出来😂

   


审神者她莫得感情(一)



大写ooc,辣鸡文笔


玛丽苏预警,真的很苏!


灵感来源于紫罗兰永恒花园


女主说话超过三个字以上结巴这个梗来自《你好学妹》





第一章


    A103本丸已经连续十年蝉联SSS级本丸,就在所有审神者们都认为这个荣耀还会延续下去的时候,却传来一个令人震惊消息,A103本丸的审神者,退休了。

   

    时之政府的办公大楼,狐之助看着这个自己协助了十年的审神者安睦,话语里全是挽留“大人你真的要辞职吗?”

   

    虽然手续已经办完了,但是狐之助仍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安睦当然知道狐之助心里的小九九“放心吧,希尔芙很好的,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

   

    作为审神者标杆,安睦气质出众,周身萦绕着一种令人想要亲近的气息,很是平易近人。

   

    不论是作为搭档还是朋友,狐之助都很喜欢这个女人。


    她口中的“希尔芙”是安睦提议的继任者,狐之助丝毫不怀疑安睦的眼光与能力,只是……还是有不舍啊。恐怕不光是它,本丸里大部分付丧神都是如此。

   

    “狐之助可要好好协助希尔芙哦!”像是知道狐之助的心思,安睦说道。

   

    “是。”狐之助答应。

   

    “扣扣——”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不长不短的两声,听起来极有规律。

   

    狐之助不禁开始脑补起少女的形象来。

   

    “请进。”安睦温声道。

   

    “打扰了。”门外的少女说着,推门进来。

   

    然后,狐之助就惊呆了,进来的少女,不论气质单从长相上来说,甚至已经超过了它身边的安睦!少女留着传统的姬发,五官如人偶般精致,只是……狐之助暗自皱眉,缺少灵气,那双无机质的黑眸里,没有感情。一身黑白软妹风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根本不合适,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突然,狐之助看到少女的右手拎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狐之助难免想这就是她全部的行李了吗?有点少吧?

   

    接着,狐之助看到希尔芙来到安睦面前,微微低头“上午好,安、安……睦,大人。”声音清脆却没有一丝波澜。


    嗯,看起来很有礼貌。


    就是,看起来就很漂亮精致的冷酷美人居然是个结巴!狐之助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好吗?

   

    “早上好,希尔芙。”安睦回答。


    “狐之助,这是希尔芙;希尔芙,这是狐之助。”安睦为一人一狐互相介绍。

   

    “你……”

   

    “了解。”狐之助刚想说“你好”,就看见希尔芙行了一个军礼,对着安睦说道。

   

    然后,狐之助又看见希尔芙微低头看着它“你好,狐狐狐……之助大人。”


    希尔芙“狐”了半天才狐出来,配上她毫无表情的脸,莫名的有些搞笑。

   

    希尔芙的这声“大人”吓的狐之助一抖,它面前的这位可是未来A103本丸的审神者啊!这上下级意识是不是不太对?

   

    狐之助僵硬的转动脖子,几乎听见了“咔咔”的声音“那个,安睦大人?”

   

    狐之助十分惶恐,它只是个量产的式神啊!如果这个情况传出去了,它就完了啊!这可是严重的逾越!

   

    安睦撸了几下狐之助,才微笑着说“希尔芙,不用这么拘束,你们两个是伙伴。”

   

    希尔芙眨眨眼,有些疑惑,不是她的上级吗?


    “不是上级哦!”仿佛知道希尔芙心中所想,安睦微笑着开口。

   

    “了解。”嗯,这回说的挺利索。

   

    “好了,狐之助你带着希尔芙去本丸吧,我也该回现世了。”

   

    一阵不舍的道别之后,狐之助带着希尔芙来到本丸。

   

   

    然后,狐之助突然想到安睦之前的之前给它的介绍“希尔芙是华国人吧?为什么会拥有希尔芙这个名字呢?”


    “兰……斯大、人起的。”狐之助清楚的看见希尔芙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悲伤。

   

    知道自己可能戳到了别人的伤心点,狐之助不再言语。

   

    本丸里的付丧神都知道今天新的审神者就要来了,并没有出阵远征,全都在大广间等着。


    希尔芙很幸运的见到了所有人。

   

    “就是这样,从今以后希尔芙大人就是本丸的审神者了哦!大家一定要向协助安睦大人那样,帮助希尔芙大人。”狐之助蹲在希尔芙的肩膀上,尾巴摇的欢快。

   

    “你们好。”为了避免自己的磕巴,希尔芙一般都是只说三个字,所以给很多人都留下了高冷的印象,这次也不例外。

   

    希尔芙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一干人,没有再言语。


    她打量审视的目光太过明显,看的付丧神门心里直打鼓,心里一下子就觉得他们的新主人很难相处。

   

    然后,希尔芙就越过他们,自发往天守阁的方向走,一副“我很高冷、我是高岭之花不要和我说话的模样”,硬要比喻的话,就好像很孤僻的转学生。根本没给别人自我介绍的机会,虽然她已经把所有人的名字和相貌都记下来了,可是刀剑们并不知道。


    看着希尔芙要走,长谷部注意到她手中的行李,“大人还是我帮你拿……吧。”

   

    “不用。”随着少女冷酷的拒绝,长谷部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

   

    “狐之助,审神者大人这是……”长谷部向同样被留在这里的狐之助问道,意思不言而喻。

   

    狐之助的小脑袋瓜晕乎乎的“我、我也不知道呀!”它心想我总不能和你说我们的新主人是个结巴吧?


   

    希尔芙,安睦从某个时空的混乱战场上捡回来的在军队里作为“兵器”的存在,年龄17,是个说话超过三个字以上结巴的普通少女。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审神者。

   

   

   



PS:球球大家给个评论,这篇文男主还没定下来,大家可以提个名啊!

   

   

   

   

   


妹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十六完结)

ooc,辣鸡文笔


男主爷爷


部分背景借鉴了韩剧杀了我治愈我









第十六章



     丢失了记忆,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你的人生有一块地方是空白的。


    椎名言叶常常会这样想。她可能遗忘了很重要的事情,每次夜晚做梦醒来,她的心就像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一样疼。疼的她眼泪直流,她究竟,遗忘了多重要的人啊!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有一段时间椎名言叶像发了疯一样想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甚至伤害到了自己,当时还是母亲打了她一耳光让她清醒过来。

   

    从那以后椎名言叶不再执着于记忆,但是她从没放弃过。


    看到了明显和她有关系的本丸,生性倔强执着的椎名言叶怎么能放弃?


    椎名言叶在七岁之前和父母心一起生活的很幸福,只是这些幸福都在那次车祸中化为灰烬,偌大的遗产全都在一个小孩子手中,那些亲戚如豺狼虎豹,很快就吞噬的一干二净。

   

    然后她就开始被嫌弃,被推来推去。

   

    这样的小孩子失踪也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吧?

   

    带走她的是邻居家名叫椎名奈奈的女儿,有谁会怀疑到一个乖乖女身上呢?尤其是在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个乖乖女是个审神者,有一座本丸的情况下。

   

    被带到与世隔绝的本丸,椎名言叶理所当然的变成了椎名奈奈的发泄工具,更可笑的是,就连本丸里的付丧神都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她一直被关在地下室。

   

    再后来,椎名奈奈玩腻了,把她扔到了阿津贺志山,那个椎名奈奈怀有执念的地方,谁知她却阴差阳错的带回了三日月宗近,这轮椎名奈奈梦寐以求的明月。

   

    只不过这振三日月认的主人是椎名言叶,他并不服从椎名奈奈的命令。于是三日月和她,都被囚禁在地下室,疯狂的椎名奈奈甚至还拉来了今剑,只不过受到伤害的始终只有椎名言叶一人。


    三日月被锁链锁住,禁锢了灵力,却不会让他失去人形。

   

    然而那灵力微弱的,三日月如果离开地下室,离开椎名言叶的身边,都不行。这种状态使得椎名奈奈状态更加疯狂,她不断伤害椎名言叶,却不能杀了她,因为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永远是高洁的明月。

   

    多么可悲啊,审神者竟然因为付丧神受到了伤害,甚至连死亡都不能得到,三日月一度想杀了椎名奈奈。


    终于有一次想办法挣脱禁锢灵力的锁链,想要斩杀椎名奈奈。


    “不要过来!”

   

    这么做的三日月却被他自己的姬君下达了“不要过来”的命令。


   

    幼小的姬君可能是不想他也受伤吧!


    只是,真是残忍啊!姬君,刀剑本是忠心护主之物,你却让我看着你承受那个女人的残害,也不肯,让我受一点伤。


   

    最后,终于,终于逃出去的今剑报告给了时之政府,只不过椎名言叶被强制性带走,再未出现过。


    承受不住这些痛苦的她,失去了记忆。

   

   


    现在啊,她想不明白,如此痛苦不堪的记忆当初为什么要坚持找回来呢?为什么,要那么执着。

   

    甚至还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人并不喜欢自己这件事,不,这么说来,她虽然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可是就算不恢复记忆也会发现的吧?

   

    可真是残忍啊。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会在心里隐隐期盼别人会来救自己的小孩子了,从头到尾,她都一如既往的倔强。


    椎名言叶有些自嘲的想,终于她再也止不住眼泪“我有听你的话,好好长大。”

   

    “姬君……”

   

    椎名言叶第一次粗暴的打断他“不要叫我姬君!”

   

    “三日月,你没有错,我们谁都没有错。我现在生活的很好,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椎名奈奈和我现在的父母是表亲,可是我家为了我和所有亲戚都断绝了关系……我有爱我的家人,我真的生活的很好,你不用可怜我,真的。”

   

    这些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们从此、再也不要相见好不好?”


    如果,如果当初自己不曾和椎名言叶走的话,或者说不曾认椎名言叶为主的话,又或者,当初坚持一点斩杀了椎名奈奈,那么,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每晚的每晚,三日月都会这样想。

   

    三日月不止一次后悔的想,只不过再多假设也只是假设而已。


    椎名言叶回到家,在母亲怀中大哭了一场,即使什么也没说,母女之间的隔阂从此消失。只不过她恐怕再也没办法去到那座本丸了。

   

    就当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她想。

   

    和妹妹说明了情况,时之政府找了别的审神者代班,一切的生活都回到正轨。


    就这样,渐渐遗忘吧。



   





妹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十五)

ooc,辣鸡文笔

男主爷爷

部分背景借鉴了韩剧杀了我

PS:完结章前篇




第十五章

   

   

    审神者会议是在时之政府召开的,内容十分枯燥无味,就是挨个发言,作为近侍的三日月在外间等着。

   

    椎名言叶第一眼看见穿着出阵服的三日月时,那种联系紧密的熟悉感,那一刻,椎名言叶更加下定了自己的决心。

     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那么多疑就好了。很久以后,椎名言叶想。

   

    在开完会议后,椎名言叶对三日月说道:“你先留在这里,我还要去一趟档案室,帮若叶更新一下资料。”

   

    “好。”三日月答应道。

   

    然后,椎名言叶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去了档案室。

     时之政府,记录审神者资料的3号档案室。

   

    拿着那一本虽然只记录了本丸历任两位审神者,但是很厚的资料,椎名言叶有些犹豫。她明明很想调查这个本丸的过去,现在却望而止步。

   

    她拜托了妹妹联系时之政府,才得到了进出这里的权利,她是一个人进来的。

   

    椎名言叶还记得电话里的妹妹很不解“姐你为什么要调查过去啊?那个渣婶都已经被抓起来了啊,说起来连我都不知道她是谁呢!”

   

    即使妹妹劝阻,椎名言叶还是坚持来到这里。

   

    现在在心底,椎名言叶仿佛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在说:你敢吗?你敢面对你的过去吗?逃避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你,真的敢吗?

   

    叶子,我会一直陪着你。

   

    三日月的声音在心底响起,犹豫纠结半天,椎名言叶还是翻开了这本资料,第一页就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和她的基本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的脸,椎名言叶就有深深的恐惧感,直觉告诉她,那个女人的名字是椎名奈奈。

   

    一股恐惧感蔓延开来,仿佛全身浸泡在冷水里,不能呼吸,无法挣扎,就连说一句“救救我”都没法做到。

   

    椎名言叶跌坐在地上,眼神呆滞,眼泪流了满脸。

   

    她记得,爸爸有一个表亲家的女儿,很久之前就没有消息了,她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家没有亲戚来走动,现在,她也许懂了。

   

    外面听到声音的工作人员赶紧进来,看到坐在地上的椎名言叶上前扶她起来,同时问到“你还好吧?”

    恐惧感一波接着一波,将椎名言叶淹没。

   

    “不,不要打我,我错了,不要打我。”椎名言叶双手抱头痛哭,精神恍惚。

   

    没办法,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只能先把她送回本丸。

    而三日月在长时间等候椎名言叶,却不见她回来时,就已经走了不好的预感。接到了政府的通知,他立即赶回本丸。

   

    再说椎名言叶,一路上她的那种恐惧感好不容易消散一些,却在开到本丸时再次发作。

   

    “叶子你来了!”一进入本丸,刚好在这边的乱就过来找她说话。可现在的椎名言叶完全不能搭理他。

   

    “叶子……”

   

    看到椎名言叶奇奇怪怪的样子,乱有些担忧。

   

    突然,椎名言叶又跌倒在地,她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衣服,脸上泪流不止“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我。”

   

    “叶子你怎么了?”看到明显不对劲的椎名言叶,乱赶紧过去查看情况。

   

    阴影笼罩在上当,椎名言叶突然想起那个女人上扬然后又挥下来的手……

   

    “啊——”

   

    她再也受不了的尖叫出声,狠狠挥开乱藤四郎的手,心里只想着逃离,一定要赶快逃离!

    一段段记忆不受控制涌入她的脑海:

   

     “真想去游乐园啊!”

     “天涯海角我都陪您一起去。”

     “我的姬君,要好好长大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得到三日月?”

   

     “姬君!”赶过来的三日月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却被椎名言叶无意识的躲开了。

   

    椎名言叶已经被长谷部抱起来带走。

   

    三日月伸出去的那只手仍停留在空中,今剑在一边担忧的说道“三日月……”

   

    三日月收回手,神色如常“我没事。”

    终究,还是无法触碰你吗?

    过了许久,理智渐渐回笼。

   

    “大将,这是安神的汤药。”药研说着将一碗看起来就很苦的药放在发呆的椎名言叶面前。

   

    椎名言叶没有看那碗药,或者说她没有心情,她转头看着药研“药研,能帮我把三日月叫来吗?”

   

    “好。”药研最终还是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三日月来了,椎名言叶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想哭“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

   

    听出椎名言叶的哭腔,三日月的心止不住的疼,他第一次如此慌乱“我……”

    “今剑也认出我了吧?”

   

    “你们也一直都知道,所以不想我恢复记忆。”

   

    “可是反而激起我的逆反心理,或者说是好奇心。”

   

    “你也并不喜欢我,你只是想对我好而已。”

   

    椎名言叶说了很多很多,最后,她说道“三日月宗近,我们分手吧。”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妹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十四)



ooc,辣鸡文笔


男主爷爷


部分背景借鉴了韩剧杀了我治愈我







第十四章


    那种无法欺骗自己的熟悉感。

   

    那个男人,自己绝对见过,那个挨打的小女孩也是自己!

   

    难道自己曾经遭受过虐待?那个袖手旁观的男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小时候自己一丝丝的怨恨。


    椎名言叶心事重重的来到本丸,看到今剑也是无精打采的“今剑。”

   

    “叶子你怎么了?生病了吗?”今剑十分担心。

   

    她轻轻摇头“我没事。”

   

    “三日月在哪里?我有事找她。”


    “三日月他……”今剑眼睛闪烁,总不能说三日月被叫去谈话了吧?内容还是关于你的。

   

   

    椎名言叶难得心焦的想要追问,却被突然出现叫住她的温润男声打断“叶子。”

   

    “三日月?”椎名言叶转身看着身后的付丧神,十分诧异“你怎么在这里?”

   

    三日月笑的温柔如水“因为我知道你来了啊!”

   

    椎名言叶:???

   

    那副因为我对你愧疚所以我要对你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三日月静静的听椎名言叶讲述完一切“所以你觉得这些梦境就是你的记忆?那个男人你也见过?”

   

    “嗯。”

   

    “叶子,这种事情不必强求的。”三日月伸手摸了摸椎名言叶的头发——他似乎格外喜欢这个动作。


    椎名言叶察觉这其中有事瞒着她,所以她并没有选择说出实话: “现在的问题是我想强求也强求不来,不过,如果有机会能找回记忆的话我不会放弃的。”


妹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十三)

ooc,辣鸡文笔

男主爷爷

部分背景借鉴了韩剧杀了我治愈我




第十三章

    椎名紫突然发飙,在房间里闭门不出,椎名爸爸眼看这顿饭是吃不成了,就劝两人赶紧走,“你妈就是一时气上心头妈妈,很快就能好了。”椎名爸爸安慰道。

   

    椎名言叶也不想和三日月留在这种尴尬的环境里,听到父亲的话,找到了撤退的理由。

   

    到了楼下,椎名言叶就有点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不好意思啊,今天让你见笑了。”

   

    三日月抬手在她的头上轻弹了一下“说什么呢?”

   

    “对不起我今天可能有点精神错乱。”椎名言叶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幼稚的不想让三日月看到她的眼泪。

   

    “叶子,你看着我。”三日月把她的手拿下来“哭吧,没事的。”

    接下来的情节本该是椎名言叶躲进三日月怀里大哭,然后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的。

   

    谁知椎名言叶吸了吸鼻子,说:“我哭不出来,真的。”

   

    三日月“哦,那你就别哭了。”

    本来该送三日月回本丸的,椎名言叶却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椎名紫站在窗前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点担忧的对丈夫说:“老公我是不是反应太激烈了?”

   

    椎名爸爸无奈“你啊你。”

    椎名紫也十分后悔“可是那孩子突然就提起审神者的事情,我以为……她想起来了。”

   

    “言叶迟早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听到这话,椎名紫是又心疼又无奈,但还是心想能拖就拖吧。

   

    椎名言叶觉得,三日月也许真的很有当人生导师的潜质。她把所有关于自己的事情都和三日月说了,包括她不是椎名若叶亲姐妹,她是被椎名家收养的,她失去了七岁到八岁之间的记忆,还有她这些天做的梦。

   

    他们就坐在咖啡厅里,三日月很耐心的听她说完了这些。

   

    “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们要在一起的话,我还是成为审神者比较好,我没想到妈妈的反应那么激烈。”

  

    三日月有些心酸,他的女孩,一直都是这么善良“其实你不必勉强自己的。”

   

    “但是……”椎名言叶咬唇,不知该如何回答。

   

    “而且叶子现在很幸福,对吧?”

   

    “的确是这样。”

   

    “所以,记忆找回与否都没关系,只要你一直幸福就好了。”

   

    “这……”椎名言叶直觉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说三日月不在乎她吧?不是这样的。

   

    直到晚上,她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是化身那个小女孩,在那个昏暗的地下室。这次她的旁边,有一个男子躲在黑暗里。

   

    “我们逃走吧,姬君。”男子说道。

   

    姬君?椎名言叶皱眉,直觉告诉她在哪里听过这个称呼,可是梦里的她哪会想到这些“可是我们出不去。”声音非常沮丧。

   

    “我带您出去,无论天涯海角。我都带您去。”男子说着,伴随锁链碰撞的声响,走到女孩身边站立,干净白皙的手伸出道小女孩的头顶又缩回。椎名言叶这才看清,原来他竟然被铁链束缚着!

   

    走出了黑暗角落的男人,椎名言叶下意识努力想看清他的脸,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看清,好像天上朦胧的明月,虽然美丽,却高不可攀,无法看清。

    可是那个男人身上萦绕的熟悉感却是怎么也挥散不去的。

  

    椎名言叶从床上坐起来,此时天还没有亮,她蜷缩在床上,每一次的梦境都在脑海里闪过,此刻,她终于明白,那很可能是她破碎的记忆!

   

   

   

   

PS:还有两三章完结了,时间过得真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