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颗糖

热衷于爬墙,不过最喜欢爷爷,混的圈有点多,然鹅都是小透明
是个话废
目前只吃乙女向
小五,五酱,糖糖,candy,怎样称呼都可以
欢迎扩列*٩(๑´∀`๑)ง*

当你长时间沉迷别的游戏不理他,他会……?①

ooc,辣鸡文笔


不知道会不会有2系列








三日月宗近(王者荣耀)


    和往常一样,会坐在你旁边边喝茶边看你玩游戏。眼角含笑,似乎心情极好。

   

    但是总在关键时刻打断你,询问这个询问那个,你有时候会十分生气,但是看见三日月懵懂求知的样子气又撒不出来。

   

    “爷爷你……能不能不要和我说话了?”你斟酌字句说到。

   

    三日月脸上的表情十分落寞“为什么?果然我是招人烦了吗?”

   

    “不是怎么会呢!”这个时候你只能放下手机来哄三日月,那还有时间管战局,却没有看见在看到手机屏幕显示出的“失败”字样时,深藏功与名的微笑。

   

   

   

   

   

乱藤四郎(阴阳师)


“啊啊啊,灯姐好美啊!”你对着对家阵容里的式神流口水。非酋如你,哪里来的青行灯呢?


    趴在你身边委屈巴巴看着你玩游戏的乱扑进你怀里。

   

    “啊路基~”尾音上翘,与撒娇的可爱女孩子一般无二。


“乱?”


乱的一个熊扑让你懵了,在你眼里,乱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各种插科打诨转移你对游戏的注意力。


“啊路基难道是我不美吗?你为什么还要看别的女人?”


不对等等这个问句是不是有点不对?


【三日月×你】退坑很久之后回来了

ooc,辣鸡文笔

  

其实吧,我是因为自己差点退坑有感而发

  

背景大概是你退坑很久回来了,只有爷爷还在

  


  

  

  


  

  看着面前陈旧的大门,你鼻头一酸,犹豫了好久,终究是推开了。

  

  慌乱的庭院显示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理这件事。

  

  也是,没有灵力的支撑,估计大家都变回本体了。

  

  然后,在廊道下你发现了三日月。

  

  “爷爷……”你嗫嚅着。

  

  三日月并没有看向你,只是看着远处的那棵光秃秃的万叶樱“姬君曾经说过自己很喜欢樱花呢,你明明说好和我一起赏花的。”说完,控诉的眼神看着你,神态委屈的像个小孩子。

  

  “对不起,爷爷,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了。”

  

  “说好了?”三日月问的小心翼翼,仿佛生怕你再次离开。

  

  你重重点头“说好了!”

  

  三日月笑的极其开心,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姬君,欢迎回来。”

  

  


当你对他说“你不是我的理想型,咱俩分手吧”的时候①


  
  
  
ooc,辣鸡文笔
求评论
其他人的话看情况,有想看的刀可以在评论里提
有错字的话欢迎捉虫

 
  
  
  
三日月宗近  
   
  “嗯?”听到你说的这句话,原本坐在你旁边的老爷爷的眼睛一眯,转过头对你说道:“我刚才,似乎听见姬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完了,对你的称呼都变成姬君了,一定是生气了。
  
  “呵呵,我说笑的,说笑的。”你悄悄往后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准备情况不对时好跑开。
  
  “小姑娘啊!”三日月的声音里有无奈,有宠溺,他抬起手摩挲着你的头发“以后可不能说这种话了。”
  
  谁也不知道,三日月的心里现在仍然弥漫着“后怕”的情绪。
  
  
  
  
  
  
  
  
  
  
  
加州清光
  
  “唉,是我不可爱了吗?主人你不爱我了吗?”清光垂头丧气的样子,好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大猫,你看着忍不住的心疼。
  
  “不是不是,清光我刚才开玩笑的。”你立马解释。
  
  “什么嘛,主人以后可不能再开心这样的玩笑了。”听到你的解释清光悬着的心好不容易才放下,撒娇着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清光的眼睛里有暗红一闪而过。
  
  
  
  
  
  
  

  
  
 
  
  
 
大和守安定
  
  “我好像听见主人你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真不愧是主人!”
  
  话说这样说,可是安定你能把你的杀气收一收吗?你在大魔王的对面瑟瑟发抖。
  
  “那个安定这只是一个玩笑,并没有什么的。” 
  
  “呵呵玩笑吗?就算是玩笑也不可以哦!”
  
  “是是”求生欲使你连连点头“你说啥是啥。”
  
  “那么第一条,请主人好好重视我说的话……”
  
  
  
  
  
  
  
  
  
  
  
  
宗三左文字
  
  “你要追寻自由吗?”嘲讽脸。
  
  “你厌倦笼中鸟了吗?”更加嘲讽了。
  
  “你……不爱我了吗?”

【刀男×你】当你接到诈骗电话/短信①

 
ooc,辣鸡文笔  
背景奇怪
有错字的话欢迎捉虫

  
  
  
  
  
三日月宗近
  “妈,我钱包和手机丢了,你给我打点钱呗!”后面是一串数字。
  
  你和三日月看着这条短信面面相觑,半晌还是三日月开口了。
  
  他好看的眼睛里带着揶揄“我都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还有儿子了啊?”
  
  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把三日月扒拉到一边“三日月你别闹了行不?”
  
  “唔,小姑娘不喜欢我了,在外面都有孩子了。”
  
  看着在那里撒娇卖萌的三日月,你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冷>_<
  
  于是你手贱的给那头回了个短信“不好意思啊我大儿子在我面前呢!😜”
  
  在一旁偷偷看见短信的三日月眼神变得危险起来,他语气幽深抚上你的肩膀“儿子?嗯?”
 
     
  
  
  
  
  
  
  
  
  
  
药研藤四郎
  
  “你好,你的男朋友出车祸了,急需钱医治。”后面是一串卡号。
  
  “大将,据我所知这是诈骗短信。”今天刚好是你近侍的药研语气严肃。
  
  你忍不住“噗嗤”乐了,“当然啦,我也知道这是诈骗短信吧,因为我还没有男朋友啊!”
  
  药研把眼镜摘下,试图壁咚你,但是由于身高问题没有成功于是改成了桌咚“那么,趁着这个机会,大将不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吧?”
  
  看着他美丽的晶紫色眼睛里面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你,不厚道的乐了。
  
  ——《所以说药总壁咚真的不适合你啊╮( •́ω•̀ )╭》
  
  
  
  
  
  
  
  
  
  
加州清光
  
  “喂?请问找谁?”虽然是陌生号码,你还是接电话了。
  
  “喂,你男朋友和人打架输了,现在需要钱疏通!”
  
  这种诈骗电话你接的多了去了,看着左手半干的指甲油你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啊,我喜欢女生。”
  
  “什么嘛,原来主人最喜欢的不是我吗?”电话刚挂,你的就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一个大型挂件——还热乎乎的。
  
  “才不是呢我最喜欢清光了哦!刚才只是战略啦战略!”知道自家恋人缺乏安全感,你只能可劲安慰。
  
  “我也最最喜欢主人了!”
  
  你看见清光说这话时,眼睛里的倒影都是你。
  
  
  
  
  
  
  
  
  
  
  
  
  
 ps:感觉自己写的超级差劲,根本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捂脸)
  
  
  
  
  
ps的ps:虽然是这样不过如果有想看的刀男的话,欢迎留言~
  
  
  
  
  
  
  
ps的ps的ps:这个……应该是个大众梗吧?
   

【刀男×你】忘记了你的他们——后续

说好的甜回来,然而安定的真的不知道怎么甜回来了,所以就没写,跪求大家原谅
ooc,文笔渣
前篇大家可以戳我的头像进去看
可能有错字,欢迎捉虫 






 
  
 加州清光
  最近他总是能做一个梦,梦里的自己为了保护你而碎刀。
  
  有一天,在你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你“主公,本丸里在我之前,是不是有另一振加州清光?”
  
  “唉?”你停下笔下的动作“为什么这么问?”
  
  为什么呢?仅仅只是因为那个虚无缥缈的梦吗?加州清光明白,你对他很好很好,甚至于好的有些小心翼翼,他能感觉到,你是喜欢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永远与他保持着那份距离。
  
  爱着你的他自然不满足于现状,他不想让你们两个的关系止步于此,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提问吧!
  
  清光一向带着可爱笑容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懊恼的表情“因为……”支支吾吾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见他这样,你叹了口气“我现在喜欢的是你呀,清光。”
  
  这句话等于变相承认了以前的确有另一振加州清光存在。
  
  “这段时间,我理清了自己的感情,我一开始对你好,的确是想弥补以前的过错,不过我现在,喜欢的是你,时时刻刻都想见到你。大概,我对于以前的清光只是对于家人的喜欢吧!”
  
  清光眨眨眼,脸上带着笑容“主公,我也喜欢你哦!”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站在转角处,看着哭的昏天黑地的你,叹了一口气,思虑再三还是走了出去。
  
  他走到你面前,揉了揉你的头发,用自己的秋衣袖子给你擦了擦眼泪“我说小姑娘你啊,不要再哭了。”
  
  “你、你怎么又来了?”你一边哭一边问道。
  
  “我再不出现,本丸里恐怕要多一只小花猫了。”三日月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只是让你好好处理本丸的事物,别再在处理公务的时间来看我而已,你居然哭的这么伤心。”
  
  “你不是讨厌我,不想见到我吗?”
  
  “谁说的?”三日月说着的同时,把你拥到怀里,一只手细细的抚摸着你的头发“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怎么舍得放手呢?”
  

【刀男×你】奶狗与狼狗

  
ooc属于我,文笔渣也属于我,人物属于官方
  
试图寻找存在感
  
背景略奇怪
  
有无脑苏
  
想要评论,欢迎点梗
  
  
  
  

  
  
  
大和守安定
  与清秀温和的外表相反,占有欲十分强烈。
  
  每次不喜欢你和别的男生说话,不喜欢你对别人微笑。
  
  想让你只属于他一个人。
  
  会和你生闷气,生气的时候会微笑着无视你。
  
  经常和你说的一句话是:“我喜欢你,所以不要离开我身边,好吗?”
  
  少年脸上挂着一如往昔的纯良笑容,眼睛里却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加州清光
  你第一次去他家,他十分兴奋的带你到处转,给你看了好多东西。
  
  “这件裙子,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这条围巾,是我亲手织的,希望有一天能为你亲手戴上。”
  
  “还有这些指甲油。”他说着的同时打开了抽屉,里面装着各种颜色的指甲油,明亮的眼睛里充了笑意,脸上带着略为腼腆的笑容“虽然我最喜欢红色的指甲油,不过我愿意和你一起尝试各种颜色,可以吗?”
  
  
  
  
  

  
 
  
  
三日月宗近
  在你又一次出去与朋友玩耍而冷落了他时。
  
  “小姑娘真是完全不关心我这个老人家呢!”说话的同时,那双有着弯月的深蓝色眼眸里染上了委屈。
  
  他一步步走到你面前,将你轻轻拥住“老年人也是会吃醋的啊!我并不希望你注视着他人,你的眼睛里,只要有我存在便足够了。”
  
  
  
  
  
  
  
  
长谷部
  “额,你送我到这里就行了。” 你看着这个在开会时结识还坚持送你回来的审神者,满脸尴尬的说道,这要是让你的恋人看到还了得。
  
  “主公。”你回头就看见长谷部站在阴影处,神色晦暗不明。
  
  “长谷部?”你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虽然说无论主命是什么我都会完成,但是唯独对您放手这件事,请恕我做不到。”
  
  不会让您,离开我。
  
  
  
  
  
  
鹤丸
     是你的青梅竹马兼后桌,虽然十分喜欢对你恶作剧,却很依赖你,只要你拿他的午餐威胁他。
  
  “xx出来一下。”
  
  现在班级门口的是隔壁班的数学科代表,忘了说,你也是数学科代表,然而你们两班是同一个任课教师。
  
  看到他手里的一摞卷子时,你瞬间明白了。
  
  你和他接过卷子,聊了几句才走回座位,却发现一向难得安静的鹤丸竟然端端正正的坐在你的座位上,脸色十分难看。
  
  你十分意外:“你今天怎么了?”
  
  “以后,不许和那个人联系,他长的没我帅,学习没我好,不许和他说话!”
  
  
  
  
  
  
  
  

萤丸
  “xx,你怎么在这里?”你看着自顾自在你面前坐下的男人,一脸尴尬。
  
  呵呵,你就是带萤丸来个现世,为啥会遇到在公司追求你的同事呢?简直神烦。
  
  “我……” 
  
  “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还真是有缘啊!”
  
  “你……”
  
  “你也很开心吗?”
  
  两次想说话都被人抢先,你有些生气。
  
  “唉?这是你弟弟吗?”似乎是才发现了萤丸,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还真是可爱——”
  
  萤丸面无表情的侧过头,躲过男人的摸头杀,看着男人的莹绿色眼眸里已经带了一丝杀意“不是弟弟,是男朋友。”

【刀男×你】忘记了你的他

突然的脑洞
ooc,玛丽苏有,作者文笔渣
求评论,求建议
手机可能有错字,欢迎捉虫
  
  
  
设定刀男们因为保护你碎刀,你又把他们再次锻出来,他们却没有以前的记忆了
  
  
  
  
  
  
  
  
加州清光
  “清光清光!”正在和安定一起打扫庭院的他,大老远就听到了你的声音,紧接着你就蹦蹦跳跳的来到他面前。
  
  你将手里攥着的一瓶红色指甲油献宝似的呈到他面前,脸上带着类似于讨好的笑容“我在万屋看到这瓶指甲油,感觉特别适合你唉!”
  
  虽然不是本丸的初始刀,但是自从自己显形以后就被你如此宠爱着,清光自然是十分开心的,他的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谢谢主人!”
  
  “我现在就给你涂好不好?”说着你就要伸手拉清光回房间,为他涂指甲油。
  
  “呃……”清光有些犹豫,能被你如此宠爱自然是好的,只不过……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啊,他为难的看着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安定。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呢!”安定微笑着说道,无视了面前的你和清光。
  
  “谢谢安定啦!”你说完以后就拉着清光的手,对他说道:“我们走吧!”
  
  清光无奈,只好跟你离开,却没有看见,安定一直注视着你们离开的方向,口中轻轻说道:“你这家伙,不可以再消失,让主人伤心了啊!”
  
  
  
  
  
  
  
三日月
  午后的阳光那么温暖,你看着坐在廊道上悠闲喝茶的那个背影,鼓起勇气悄悄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哈哈,甚好甚好,小姑娘又来陪我这个老爷爷喝茶了吗?”
  
  “嗯……”你应到,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从前的时候你是享受和他在一起的这种宁静时光,现在却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姑娘每天都能抽出时间陪我这个老爷爷喝茶,我很感谢你呢!”三日月的脸上带着你熟悉的笑容,转过头看着一脸慌乱无措的你“只是我毕竟已经是个老爷爷了,不值得小姑娘这么费心。”
  
  不要,不要这么说。
  
  “小姑娘是大家的主人,并不是我‘三日月’的主人。”
  
  不对,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不是想让我成为你一个人的吗?
  
  三日月看着泪流满面的你,叹了口气,本想伸出手摸了摸你的头最终还是没有动作,只是说道:“小姑娘你自己好好冷静一下吧。”
  
  不,你说过了,最喜欢看我的笑容了,所以每次都会替我擦掉眼泪,为什么……
  
  “那我就先离开了。”说完,毫不留情的起身离开。
  
  要离开,呐,回头看我一眼好不好?我最喜欢……三日月了啊!
  
  
  
  
  
  
  
  
  
大和守安定
  “冲田君他有这——————么厉害!”你说着的同时,伸出双手在安定的面前比划着,仿佛这样就能形容出冲田君在你心中的伟大一样。
  
  面容清秀的少年只是平淡的看着你。
  
  “……”你拢拉着脑袋,脸上兴奋的表情尽数褪去。
  
  “以后、不要再来了。”
  
  你震惊的抬起头“你说什——”
  
  安定大声打断了你的话“假装崇拜冲田君这种事,不能原谅!”
  
  “你在说什——”
  
  “你从头到尾,只是为了接近我吧!”
  
  扎着深蓝色马尾的少年看了你最后一眼“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徒留你一人站在原地。
  
  以后大概再也没有人,给你讲冲田君的故事了。
  
  
  
  

【刀男×你】黑化篇①

因为婶婶太渣(过分爬墙),忍受不了的刀刀们黑化了
  
前篇请戳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那篇
  
后面文风突变请注意,大写的ooc,文笔渣
  
因为得了开学综合症,所以我要更文(´-ι_-`)
  
请给我一个评论,蟹蟹大家
  

  
  
  
  

加州清光:
  呐,主人为什么要看着别人呢?
  
  明明我这么可爱,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啊!
  
  主人,你给我涂指甲油好不好?
  
  为什么,为什么要露出一副如此害怕的表情呢?为什么要后退呢?你已经没有路了哦!
  
  多么漂亮的红色呀!这瓶指甲油,可是用那个男人的血做的,一定,会让我变得更加可爱~。
  
  
  
  
  
  
  
  
三日月宗近
  昏暗狭小的房间内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唯有桌上微弱的烛火带来一点光芒。
  
  你在心里祈祷着,快一点,再快一点,只要总掏耳勺撬开这扇门,自己就能出去了。
  
  身后床上的付丧神被你用蒙汗药迷晕了,你知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这次逃不出去,那就……
  
  结果你不敢想象。(下次再逃吧)
  
  就在这时“哦呀,小姑娘在想着逃跑吗?没用的哦。”一道声音在你身后响起,低缓的语调让人忍不住沉醉,但是在你听来,却犹如恶魔的诅咒。
  
  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搭在你身上,紧接着三日月把你拉入他的怀中,双手圈着你,他的头搁在你的肩膀上,头上的蓝色碎发划过你的脸颊,带来的微痒感你却无暇理会。
  
  因为,他的下一句话让你如坠冰窖。
  
  “没用的哦,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刀男×你】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①


婶婶爱沾花惹草设定
崩坏作死向
ooc,玛丽苏
和盆友聊天时灵光一闪
听我的盆友缩,这篇文粗来之后,我会被刀子们打到妈都不认识,我这么敬业,乃们就给我一个评论好不好

加州清光:
双手伸开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嗯,完好无损
慵懒的抬起眼
“哈?外面彩旗飘飘?”
“我无所谓啊”
“反正我这么可爱,主人最喜欢的是我。”
      

     《不,你不是我的清光,清光不是这样的》


三日月宗近:
脸上笑眯眯,内心妈卖批
不对,是一脸安详(划掉)的喝着手中的茶
“哈哈哈,老爷爷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争风吃醋吗?”
低语:“小姑娘,应该让我省点心哦!”

《要知道,老人家的嫉妒心可是很强的》

鹤丸国永
刚知道你在外面全是“彩旗”的时候
他可是吓了一跳呢
“这可真是个大惊吓啊!”
他的嘴角含着笑意,眼睛里却是势在必得
“不过,你最后,是我的啊!”

    《危险的鹤球,婶婶快跑》

【刀男×你】抢婚①

祝大家除夕快乐!嗯……算是贺文吧?
ooc有,文笔渣
暂时只写了爷爷的,如果有谁想看其他人的,可以告诉我,也欢迎小可爱们踊跃点梗,我会尽量写的!(ps:但是我不会开车⁽⁽ƪ(•̩̩̩̩_•̩̩̩̩)ʃ⁾⁾ᵒᵐᵍᵎᵎ)
手机码字,有错字欢迎捉虫
不太清楚日式婚礼所以写了中式的

三日月
  你端坐在镜子前,任凭身后的侍女为你描眉梳发,镜子里的你妆容精致,火红的嫁衣雍容华贵,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可你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表情。
  
  也是,任谁和不喜欢的人结婚恐怕也不会有好心情,别提表情了,不哭丧着脸都好不错了。
  
  你是一名世家小姐,这门婚事是你的父亲为你选择的,你知道,这关系到家族的利益,你没有理由也不能反驳。
  
  况且,你喜欢的人……他喜欢你啊!
  
  你的眼神放空,记忆回到很久之前,夜晚的樱花树下,明月当空,月光虽然皎洁,但在你眼里却还不及男子双眸之中的新月明亮动人,那双始终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此时正注视着你,薄唇轻启“××——”
  
  “小姐——”
  
  侍女的推搡让你回神,你却仿佛听见了谁在叫你的名字。
  
  “刚才……有人来吗?”你问道。
  
  “哪有什么人来呀!马上就要到吉时了,请您盖好盖头,等着新郎官来接您。”
  
  侍女说着的同时已经把盖头为你盖上了,并且把你引领到床边坐着。因为头上有东西遮挡,所以你只是安静的坐在床上垂首等待着,侍女也不再说话,一时之间,屋子里变得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儿,“吱呀”的一声传来,你预料到是也许是你未来的夫君来迎娶你了,可是半天都没有听到其他的任何声音,你的心里不禁有些奇怪。
  
  你正准备掀开盖头看看,就从盖头下的缝隙里看见一双脚站在了你面前,掀开了你头上的盖头。
  
  你的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本不应该再出现在你面前的人,一行清泪从你的眼角流出。
  
  “嗯……小姑娘这是……喜极而泣吗?可以投入我的怀抱哦!”三日月宗近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说着的同时抬起右手轻轻的拂去你脸上的泪水,另一只手则是伸到你的脑后,拆卸着那些繁杂的珠宝首饰。
  
  “我以为——你不会来的。”你哽咽了一下,才把话说完。
  
  “小姑娘不要哭啊,我来接你了哦!”三日月温柔细腻的声音里似乎带着笑意,诱哄一个小孩子一般说道。
  
  “你、你不许再离开了。”你以为三日月只是来看你最后一眼(什么鬼?),却提出了近乎不可能的奢望。
  
  “好,我不走了。”
  
  谁知,他就这样答应了你。
  
  “唉?”你睁大了眼睛,惊讶的问道:“真的吗?”
  
  三日月缓缓点头“当然了,毕竟,我可是来抢亲的呐!”
  
  “抢亲?”此时你的脑袋里一片混乱,你怔怔的问道:“可是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三日月喟叹一声,里面带着深深的无奈“我心悦与你啊小姑娘!我那么说只是希望你能够主动一点,希望我的小姑娘能够勇敢一点啊!谁知你却……”
  
  往下的话,三日月没有再说,可是你却可以想到,是啊,自己曾经问三日月有没有喜欢的人,他回答说有,你却没有勇气问他那个人是谁,结果就造成了你的心灰意冷,最终轻易答应了这次的婚事。
  
  “不过。”三日月话锋一转,带有新月的双眼温柔的注视着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我可不会交给别人的。”
  
  听到三日月的话你的双颊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迅速变得通红,你略低下头,有些不敢去看三日月的眼睛。
  
  你感觉到三日月把什么东西别在你的鬓发间,你忍不住摸去,似乎是一朵花的形状,你还发现,你头发上的首饰已经被尽数拆下,不知何时,被三日月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这是?”你望向三日月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三日月拥你走到镜子前“看看喜不喜欢。”
  
  那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绽放的正灿烂。
  
  “果然,我这个老爷爷的眼光没错,和小姑娘很配呢!”三日月从身后抱住你,和你一样看向镜中你们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影“那么,小姑娘,你愿意和我这个老爷爷一起走遍天涯海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