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颗糖

fcc是我的幸运⭐

热衷于爬墙,不过最喜欢爷爷和fcc,混的圈有点多,然鹅都是小透明
是个话废
目前只吃乙女向
小五,五酱,糖糖,candy,怎样称呼都可以
欢迎扩列*٩(๑´∀`๑)ง*

今天依旧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六)

 


       “不过我猜玥玥你那么善良,应该是被胁迫的吧?呐,要不要过来?”白欣冲虞玥伸出手,笑的一如当初。


        这是挑拨离间!

 

        尽管面前这个女人借口十分蹩脚,可是如果虞玥为了生命安全抛弃他们的话……乱藤四郎直到现在的虞玥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感情,好不容易得到的光明就……


        乱紧紧的捏着衣角,眼睛死死盯着虞玥的举动,然后,他看见虞玥朝那个女人有趣,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将白欣的手打下去!


        “你怎么敢这么对待大人?!”白欣身后有人大声呵斥。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虞玥声音里充满了坚定“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即使很难我也要走下去。”


       “对,这个本丸,是大家的家,绝不会让你们任意践踏!”



       付丧神们都上前一步,表示了自己的决心。



        尽管已经暗堕,可这座本丸的确是他们的家无异,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新审神者的到来了,那位大人交给他们的东西也永远不会忘记。


        虞玥看着这群付丧神,说实话其中没有几个熟悉的面孔,但是她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僵硬的笑意“你们很好。”


       说着,把背上的剑,拔出了鞘。


       白欣一群人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膝盖不受控制的弯曲了跪在地上!


       “可恶,这绝对是妖术!”


       “我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非常有眼力见的帮助堀川国广把和泉守兼定搬到自己人这边


        虞玥保持着拿剑酷酷的姿势“一群土包子,连咒术都没见识过。”


       白欣脸色猛的一变,被戳到了痛处。


      的确,她虽然被身后的这群人叫做“大人”,不过也仅限于这群人,虽然她灵力强大,可从小作为普通人长大的她根本没学习过什么咒术之类的,她也就只能在这群杂鱼之中称王称霸了,真正的大家族是根本瞧不上她的。


        而且这次好不容易那位大人把任务交给她,她已经违背了那位大人的意愿,如果再失败的话……这是她唯一能够一步登天的机会!


      “三日月,你带人把他们都绑了,吊到本丸外边的树上去,我这里有抑制灵力的符咒,不怕他们逃脱。”怕刀男们有担忧,虞玥还特地解释了一番。


        “是!”付丧神们答应的很干脆,没有一丝犹豫。


        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棵树一个审神者,付丧神们很好的完成了,虽然审神者们没受到什么皮肉伤,不过这样也够耻辱的了。


      尤其是白欣,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虞玥觉得她早就进十八层地狱了。


        事情都结束后,虞玥今天也不打算去上课了,跟海棠打了一个招呼,她告诉付丧神们该干嘛干嘛去,自己回了天守阁。


      等到了房间,虞玥在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上按了一下,在她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光幕。


      光幕上显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穿着黑西装端坐在办公桌前样子十分严肃,一开口却崩了“小玥玥,终于想起联系我了吗?”


        “不要叫我小玥玥!”虞玥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恼怒的神色,她盯着男人笑吟吟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真是无趣啊。”


      “我收拾了一堆审神者,你看着办吧!”


      “唉,为什么?小玥玥你的脾气不是很好的吗?”男人瞪大眼睛,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


       “要你管!”


       “我不管是可以,可是小玥玥你别忘了我派你去的目的呀!”男人摩挲着戒指,努力做出大反派的样子,声音甜腻腻的。



       虞玥则是一脸嫌弃“真恶心。”


      男人:“……”


       “你放心吧,我不会忘了我们的约定的,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嗯嗯,那这边就交给我啦,小玥玥放心吧,爱你呦,啾咪~”


       伴随着男人的飞吻,虞玥铁青着脸切断了通话。


       “咚咚”敲门声响起“大人,我是五虎退。”


       虞玥立刻恢复面无表情“进来。”


       “那个,三日月殿下请您到会议室去一趟,有很重要的事情。”


        “好,我这就去。”虞玥点点头,答应。


       会议室内。


       进去之后虞玥才发现,来的几乎都是本丸里的刀剑“大佬”。三日月、加州清光等赫然在立,每振刀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与此同时,她还发现墙角捆的跟粽子一样瑟缩着的男人。


       “姬君,你来了。”


      没有刻意去想三日月突然示好的态度,虞玥走到主位,坐下。她目光冷静的看向三日月“说吧,什么事?”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姬君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世界很美好,只不过这些美好都不属于我。


今天依旧被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五)

  第十五章



       白欣眼神阴沉的看着虞玥“你倒是变了很多。”


       虞玥不作回答。


       海棠嗤笑一声“还不走啊,看不出来这里不欢迎你吗?”


       看气氛不对,林雪佳哈哈笑着说“大家火气都很旺盛啊,好了不要老是生气啊。”


        白欣没搭理林雪佳,她自觉受到了侮辱,留下一句“你等着”就离开了。


  


       虞玥僵硬的转头看林雪佳“你不追出去吗?”


       林雪佳一愣“我追出去干嘛?”


       “你们……”虞玥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她犹豫的功夫,林雪佳上前抱住她“玥玥我可是来找你的!哈哈哈,你放心,我不会听了她的挑拨跟你决裂的。”


       海棠在一旁不甘心的跳脚“喂喂,可是我把那个坏女人赶走的!”


      “对对,所以我们三个是朋友啦!”



       “谁跟你是朋友了?”


       三日月悄悄退出去的时候,还能听见三个女孩子吵吵闹闹的声音。


        友情就是这种奇妙的东西。


        第二天,虞玥依然去上课,她思考过,关于今天的演练,她这里不像别人那样说新本丸,刀剑们有许多满级的,就算没满级级别也普遍偏高,本来虞玥打算弃权的,不过海棠却说让她尽管放心带人来。虞玥想了想,在狐之助的建议下选定了六个。



        五虎退、乱藤四郎、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山姥切国广和萤丸。


        按海棠告诉她的是,一定要带一振大太刀,不然虞玥宁可缺一个也不会找一个陌生的付丧神。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虞玥还是戴上了自己的佩剑,曾经在第一章里出现过的,让大和守不得不屈服的佩剑(大和守安定:微笑脸,杀了你哦)。


         “按照海棠大人的性格,很可能让主人跟她的队伍比试呢。”乱担忧的说道“主人您一振太刀都不带真的好吗?”


        “不好我们现在都已经出来了,而且——”虞玥定定的看着身后六刃,眼里带着坚定“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总之总结起来就是绝对不会回去的对吧?乱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笑笑说:“嗯,我相信主人。”


        所以说乱藤四郎同学,你是不是忘了第一章你家审神者是怎么出场的了?

       

        “站住!”刚来到庭院准备要出发,就听见身后有一个嚣张的女声在叫他们,竟然是白欣。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审神者,从数量上来看得是他们的二倍。


        “怎么,什么时候暗堕刀剑和他们的审神者也可以随意去时之政府了?”白欣话语里尽显嚣张得意。


        虞玥眼神毫无波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的刀剑男士是暗堕的?”


        “你本丸的暗堕气息这么明显,怎么,你当我们大家是傻子吗?”白欣厉声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虞玥没有正面回答白欣的问题,而是抬头看向她问道。毕竟正门离这里有一段距离,就算白欣有从她这里强抢去的通行证,也不可能一振刀剑都遇不到。


       白欣身后的一个男性审神者走出来,他的手里拽着一个人,他把手里的付丧神推搡倒在地上,语气不屑“你是说他吗?”


        地上昏迷着的付丧神虞玥并不熟悉,只不过他穿着新选组的羽织。


        “兼先生!”堀川国广冲上前查看和泉守兼定的情况,奇怪的是,白欣竟然没有多加阻止。


       白欣最想扳倒的是虞玥,所以并没有对昏迷的和泉守兼定做什么。


       虞玥环顾一周,这才发现,刀剑们几乎全都到场了。也对,这么大动静听不见就怪了。


      白欣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一字一顿的道:“今天,你们谁都逃不掉。”


       


【刀剑乱舞乙女向】当你喜欢上河神

  

  

  

ooc,辣鸡文笔

  

木错就是十万个冷笑话里的河神

  


  

  

  

  

三日月

  

  “啊,原来是这件事啊”(困扰我好久了)

  

     “听说对方也是神。”(不知道可不可以斩杀同类)

  

  “听说对方笑起来眯眯眼。” (明明老爷爷我的笑声也是很魔性的好吗!委屈脸.jpg)

  

        ——《三日月:总结起来就是没我优秀没我好看》

  

  

  

  

  

  

加州清光

  

  “啊路基啊,她竟然夸那个河神可爱!”

  

  “明明我才是最可爱的啊!”

  

  “我不管,啊路基喜欢的一定是我!”

  

      ——《加州清光:才不会让啊路基喜欢上别人呢!》

  

  

  

  

  

  

大和守安定

  

  “主公喜欢上别的男人?”【微笑脸】

  

  “有什么关系,首落就好了啊。”

  

  “就算是普通的喜欢,也不行哦!”

  

  ——《大和守安定:啊,不能让啊路基知道呢!》

  

  

  

  

山姥切国广

  

  “随便她。”拉拉头上的斗篷,头更低了

  

  “只是——”

  

  “我会难过的吧。”

  

         ——《被被:不,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三日月×你】退坑很久之后回来了

ooc,辣鸡文笔

  

其实吧,我是因为自己差点退坑有感而发

  

背景大概是你退坑很久回来了,只有爷爷还在

  


  

  

  


  

  看着面前陈旧的大门,你鼻头一酸,犹豫了好久,终究是推开了。

  

  慌乱的庭院显示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打理这件事。

  

  也是,没有灵力的支撑,估计大家都变回本体了。

  

  然后,在廊道下你发现了三日月。

  

  “爷爷……”你嗫嚅着。

  

  三日月并没有看向你,只是看着远处的那棵光秃秃的万叶樱“姬君曾经说过自己很喜欢樱花呢,你明明说好和我一起赏花的。”说完,控诉的眼神看着你,神态委屈的像个小孩子。

  

  “对不起,爷爷,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了。”

  

  “说好了?”三日月问的小心翼翼,仿佛生怕你再次离开。

  

  你重重点头“说好了!”

  

  三日月笑的极其开心,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姬君,欢迎回来。”

  

  


今天依旧被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四)

第十四章   



          被欲擒故纵了的山姥切国广显然很不开心,可是这种不开心并没有传达到虞玥那里,在他们谈话完之后就急匆匆的去上课了。


       这次海棠带来的近侍是加州清光,而虞玥却没有带任何近侍来,原因无他,愿意跟她来的五虎退乱被一期一振扣下了。


       今天但是讲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包括一些灵力的运用技巧什么的,其他审神者在入职前其实是有过简单的培训的,所以听起来丝毫不费力,虞玥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她学起来还有些吃力。

 

        不过好在总体来说感觉还不错。


        不过不出她所料,其他人在知道她的本丸里有暗堕刀剑后,都不再接近她了。


       尤其是海棠让明天每人带一对刀剑男士来进行模拟演练的时候,所有人都离虞玥远远的,仿佛生怕明天和她分到一组。


       回去的时候海棠非要和她一起走,说什么正好去本丸再好好教教她今天的知识,顺便给她出一下明天演练的意见,虞玥不知道为什么海棠态度转变这么大,可想了一下同意了,毕竟灵力的练习有个人从旁指导还是很好的。


       她必须得赶快强大起来。


       “喂我说啊,你的性格这么闷,不会交到朋友的。”


        虞玥没搭理她,眼观鼻鼻观心径自走着。

 

      海棠看虞玥没反应,自觉无趣,也不说话了。


      只不过回到本丸的时候乱跑来和她说本丸里来了客人,不仅如此,听乱的意思还不止一位。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走在会客室的途中,虞玥看着身后的海棠,问道。


       海棠炸毛“我跟着你怎么了?怎么啦?我也是客人!”


      虞玥“……”你开心就好。


       走到距离会客室不远的地方,就听见那里面传来哈哈哈的笑声,虞玥的嘴脸不经意间带上一丝笑意,脚步也不自觉变得轻快,却在看到会客室里人的瞬间时,笑容瞬间消失。

 

      虞玥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凝固,说不出话来。


       倒是白欣,笑容一如既往的甜美“唉,你回来了。”


      背对着她的林雪佳这时也转过头“玥玥!”


       跟着进门的海棠差点摔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肉麻啊。



      “嗯。”虞玥的语气冷下来。

 

        气氛诡异的沉默下来。


      由于审神者不在本丸代为接待客人的三日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

     

       “唉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这么能破坏气氛。”白欣亲热的凑过来,又看看本丸林雪佳和刚进来的海棠“让你们见笑啦!”



      自然的好像自己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可是细看,从容之下还有一丝发抖。



      即使是一向大大咧咧的林雪佳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收起了笑容。


     海棠更是,自顾自坐下,从头到尾就没给白欣一个眼神。



      不过显然白欣看不清自己不受欢迎的形式,或者说她看清了装作不知道,虞玥只觉得此时挽着自己胳膊的那双手好烫人,她听见那双手的主人正在滔滔不绝的说:“唉没想到你的本丸里有爷爷啊,我做审神者一年了都还没有爷爷呢。”语气里全是羡慕。



      “爷爷”本来是审神者们为三日月起的昵称,可是虞玥却听出了言外之意,对于三日月,她势在必得。


        一直都是这样,从初中开始两人就是同班同学的两人,在外人眼里看来她们说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有虞玥知道,这个人有事求你的时候我们是好朋友,没事的时候连陌生人都不如。



      初中时候的虞玥还不如这种面瘫脸,顶多只是个性格有些沉闷害羞的普通女生而已,明白了白欣本质的她,只要有了要和白欣绝交的想法或迹象,班里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就会疯狂增长,即使知道这一切背后是谁做的,可虞玥没有丝毫办法。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在乎所谓的“好同学”们的看法,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只不过,最后的最后虞玥虽然摆脱了白欣,却留下了心病,一开始甚至害怕与人交往,还是她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朋友一直鼓励她,最后虞玥总算是走出了阴影。


       没想到,现在又碰见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虞玥只觉得浑身都在往上冒寒气。

         

       “你是傻吗?”

 

       就在虞玥陷入回忆不可自拔的时候,海棠开口了,还是对着白欣,她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着白欣“你是真看不出来这座本丸是暗黑本丸还是装的?就为了得到三日月?我猜,一开始来到这发现是暗黑本丸的时候,你是打算举报的吧?”



      时之政府为了不引起恐慌,通常暗黑本丸出现了也会隐藏下来,不会搞的人尽皆知。所以,一大部分审神者对于暗堕这种事还是很敏感的。

      

      自己的目的被戳穿了一半,白欣笑容垮下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们是朋友!


      海棠非常想把这句话说出口,可是来自家族的骄傲不允许她撒谎,虞玥没承认她们是朋友,那就不能算是完全的朋友,所以她没有说话。


       白欣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刚想说什么却被虞玥飞快的截住话头“因为我们是朋友。”


      这句话说出来,她感觉自己轻松多了,她不能总是缩在乌龟壳里了,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自从来到本丸就一直在逃避,这样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


        所以,祛除心病是第一步。





占tag抱歉,这里有多余的福西西专辑,想知道有没有有兴趣听一听的小伙伴?链接在评论里,领取的话麻烦告诉一声啦!*٩(๑´∀`๑)ง*心想着八天了应该没事了吧?如果有事的话麻烦告诉我我会删除的

今天依旧被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三)

    

第十三章


   乱藤四郎一路跟踪虞玥,发现她来到了大门口,去见……一个男人。


        “您就是审神者‘姐只是个传说’吧?请在这里签字。”


        签好快递付完钱,虞玥看着门后的某个方向“怎么,不打算帮我抬回去?”


        她手里是一个挺大的箱子,一个人还真不容易拿。

 

       乱从暗处跑出来,“什么嘛,主人你都发现我了!”样子可爱的不行。


        看到乱藤四郎态度比前几天真诚多了,虞玥有点不自在,却又别无他法。


        “所以还不快过来帮忙?”


        “嗨!”乱藤四郎高兴的应道。


        “这些东西都是给你们的,你们看着分吧,并不是我特意买的,只不过老板推荐的我让他给送过来了而已。”虞玥语气平淡。

 

      “谢谢主人!”乱一把抱住了虞玥的腰。


       “松手。”皱眉说着,却又不敢真正使劲,乱藤四郎看着那么瘦,和真正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不要!”


        “松手!”


         “不要!”


         ……


         “大人啊。”狐之助眼巴巴看着虞玥洗漱完,故作深沉的开口。



        “嗯?”虞玥应了一声。


        “你说你都来好几天了,近侍也安排上了,出阵和远征是不是也可以……”


        “本丸里没运作吗?”虞玥问道。


      “咳咳,刀剑男士们自行组织的和您下达的命令肯定是不一样的呀!”


       “那就按刀帐上的顺序来,剩下的你来决定,就这样,我要睡了。”


        虽然是这么说着,虞玥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叫了三日月到书房,狐之助感动的热泪盈眶。


       “本丸里的运作是你在负责吧?”虞玥手指敲着桌子问,一副霸道总裁样。


        三日月笑吟吟的“大人为什么认为是我?”


        “不是你吗?”同人文里不都是那么演的吗?大佬三日月。


        “自然不是,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


       “哦”虞玥不动声色对三日月说道“其实我叫你来,是为了让你把山姥切国广叫来。”



        三日月:“……”我信了你的邪。


        一大早,“审神者给粟田口的短刀们买了好多东西”就在本丸里传开了,对比许多刀剑们心里都是“啊终于出手了吗?”这样的感叹。


        虞玥刚来几天,与刀剑们没正式见过面,更别说交流了,甚至有许多刀剑觉得这样做也不错的想法,可以说是潜意识默认了虞玥的存在。

       

        可是买东西的事情一传开,又有许多看法不一样了。


       虞玥等啊等,等的肚子都饿了,她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摆弄着昨天买来的向日葵,塑料叶子都快被她揪掉了,终于等来了传说中的山姥切国广。

 

       第一眼打量上去,对方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少年,毕竟大白天披着被单的没几个了。



       然后虞玥就发现,山姥切国广的目光紧随着那盆向日葵。


       “你想要?送你?”虞玥说道,其实内心还是挺不舍的。


       山姥切国广别过头“不,我不要。”


       “哦,其实我就是客气客气。”


        你倒是接着客气客气啊!


       “这次叫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我这几天观察下来(瞎说)你把本丸管理的不错,所以我决定接下来还交给你,加速符和资源我每周一会放到手入室。”


       作为这个本丸里资历最老并且没有暗堕的刀剑之一,山姥切国广觉得他很不容易,虽然没有暗堕,可是他已经不再信任审神者了,所以他觉得,审神者这是明显的欲擒故纵!

      

       


 


今天依旧被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二)

        自从暗堕之后,不,就算是暗堕之前,五虎退也不经常来万屋这种地方,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虞玥来的是一间杂货店,非常大,里面什么都有。里面的东西比较便宜,是她一早就让狐之助勘察好的。


        由于是临时起意,身上根本没带多少钱,所以虞玥看了半天也没有买一样东西。于是,逛了半天手里依旧空落落的她和五虎退显然成了这家杂货店的异类。


        而且虽然现在算是有钱人了,可虞玥还是不适应大手大脚的消费模式,比如花草什么的,如果是为了看着赏心悦目的话,在店里看完了再回家不就行了吗?衣服只要穿着方便舒适就可以,外观不重要。从小到大形成的消费观,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只是……这盆吹着萨克斯五颜六色的大嘴巴塑料向日葵她好喜欢啊!还会左右摇晃呢!但是买下来一定很肉疼,不买的话又不甘心。


        “如果主人实在喜欢的话,还是买下来吧。”一旁默默五虎退善解人意的说道。


        刚才他已经悄悄戴上了手链,暗堕气息被隐藏眸色变回原来的颜色,他看起来就是一振普通的五虎退。


         好贴心!


       周围听到的审神者母爱泛滥,原先怪异的目光都变成了怜悯,有的审神者甚至都要冲上来了“心肝宝贝儿”的叫了。


       这盆向日葵的价格不算太贵,然而从刚才开始虞玥就注意到五虎退的目光停留在一只小老虎布偶上,对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虞玥向来嗤之以鼻,只是……口袋里的钱绝对不够两个都买。


        想起本丸里的五只小老虎虞玥觉得他的老虎都够多的了,于是还是买了向日葵,毕竟如果从网上的话小老虎布偶可以多买几只。


        杂货店的老板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傲娇的审神者带着五虎退离开。


        果然穷逛就是开心^_^


         “喂,前面的那个人等一下!”一道女声突然响起,说的还是种花家的语言,虞玥下意识的回头,却看到了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像是没看到虞玥变得惨白的脸色,来人自顾自走上前,脸上带着熟稔的笑容“我就说看着背影熟悉,果然是你。”


        “嗯。”虞玥低头应了一声,让人看不清的她脸上的表情。

 

         从没看过审神者蔫蔫的模样,五虎退十分诧异。


        看到虞玥手里那盆奇葩的向日葵,那女生嗤笑一声“你还是喜欢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说完又打量着五虎退,眼神里说挑剔,说出的话和你说嘲讽“你这是,刚成为审神者?”


        虞玥低头沉默。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啊!如果有时间我可以教教你的。”那女生拿出一副前辈的姿态来。


        “不用,我在上课。”此刻再想起海棠那嘚瑟的模样,虞玥竟然觉得顺眼不少,果然人还是要有对比的好。


         突然,那女生的笑容变得灿烂,她上前亲热的挽着虞玥的胳膊“不要客气嘛!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朋友。”


         五虎退一眼就看出这个女生的不自然,还有跟在那个女生身后的加州清光,那种熟悉的,在暗堕边缘徘徊的气息。


        在被白欣强迫性的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虞玥不禁在心底唾骂自己真是不争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是怕她。


         “我们回去吧。”她看着五虎退说道。


        “嗯。”五虎退乖顺的点头,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本丸。


        刚一回来,一期一振就冲过来,挤开虞玥,上下检查着五虎退,看他有没有哪里受伤。


       虞玥默默离开。

 

        路过庭院的时候,看见加州清光正在那里打扫。


         “喂。”


         没想到有刀能和自己主动说话,虞玥停下转头“什么事?”


        “听说你今天让五虎退和你去哪里审神者培训了?”


        “嗯。”

   

         听见审神者温和没有丝毫攻击力的回答加州清光显然有些诧异“你怎么了?”


        虞玥扯了扯嘴角“我没事。”


        然后就和游魂一样往回走,也没再和加州清光说话。


        看出虞玥不开心的狐之助也不好吱声,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丧到了晚上,虞玥终于恢复了心情。

       

        本来打算下楼去找吃的的她,却收到了快递已经到了的信息,因为是货到付款,所以需要她亲自去,拿着卡,然后碰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付丧神——乱藤四郎。


       后者一看到她就用控诉的眼神看着她,仿佛虞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身边跟着乱的秋田藤四郎都受不了这种眼神“乱……”


        虞玥心虚的别过头去,不对她为啥要心虚啊摔!


        最终还是一言不发的越过了乱。


       乱把手中的东西交给秋田,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想做什么,秋田脸上的神情神似宗三左文字,忧愁的说道:“可是一期哥说了不让我们离她太近。”


        说话间,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秋田抿抿嘴,本来就不开心,现在更不开心了,但是他还是一句话没说,走了。

               

      


      

       


  

       


        


今天依旧被迫空手接白刃的刀剑男士们你们还好吗?(十一)



第十一章


       虞玥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培训他们的导师,会是海棠!


        看着坐在上位得意洋洋看着她的少女,虞玥无语至极,低下头不搭理她。哦,忘了说,海棠身后的近侍是不等式,据说叫三日月宗近的那个。


        “天呐,竟然是爷爷!”

    

        “听说这位大人是初代审神者,全刀帐!”


        ……


       这次参加培训的总共有十位审神者,其中有一位男性。看见坐在海棠身侧笑眯眯的三日月,新人们眼光里充满了羡慕,虞玥内心松了一口气,幸亏带的是五虎退,这种常见刀剑,一上来就锋芒太露容易遭人嫉妒啊!


        “好了。”嘚瑟完了,海棠绷起脸,拿出一副“我很厉害我是前辈”的姿态开始训话“都别说话了!


        新人们停下,崇拜的看着海棠本来有一些细碎的声音,现在静悄悄的。


       海棠满意的点点头,丹唇轻启“在开始授课之前,我想问一下,诸位所知的,武器存在的理由是什么?”


        “那个人,对,就是穿的最普通的那个女生,你来回答。”海棠神情严肃的指着虞玥,仿佛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提问,可虞玥却看到了她眼睛里似乎有捉弄的成分。


    


       “这种东西,还需要理由吗?”虞玥反问道。


      没想到她会把问题拋回来,海棠义正言辞“当然需要了!”


        “那就是顺应时代潮流吧,因为要打仗,所以有了武器,打完仗之后再丢掉。可是因为战争不会停止,所以武器不会消失。”


        听见虞玥毫不在乎的一席话,全场寂静,寂静过后则是“讨伐”。


       “太过分了,她的刀剑们得多难过啊!”


        “怎么能那么对刀剑们呢?!这个人怕不是和渣婶吧!”


         “真是替她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不值!” 


        顿时,只有十多个人的屋子里变得热闹起来。


        只是如果让五虎退听见这番话,只怕又要多想了。


         “好了,安静!”海棠废了好大劲才控制住场子,有人愤懑不平“大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人还能当审神者?!”


        海棠没理那人,而是问虞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虞玥疑惑“说什么?”


        海棠只觉得自己脑瓜子疼,连忙换了一种问法“那你对刀剑男士们的看法呢?”


        “普通同事啊。”虞玥淡淡的说“我们都是受雇于时之政府。”


        “所以你一开始只是没反应过来说错了?”


        “所以你们把刀剑男士当武器来看待?”


        两个人同时脱口而出,海棠却愣住了。


        虞玥也一愣,感情一开始让她说的就是刀剑男士吗?


       这堂课以海棠的训斥为结束,大概就是“看看人家(虞玥)的觉悟!再看看你们!”,“刀剑哪里是武器我们是平等的”“我们是伙伴”之类的。


       虞玥没想到,海棠竟然这么能说。


        半天的时间就这么荒废了,什么有用的也没学到,接下来还要上一个月的课,如果都这样过去还有什么用?临走之前,虞玥嫌弃的看了海棠一眼。


       被看的莫名奇妙的海棠:???她怎么了?

 

        出了灵力加持过隔音效果特别好的里屋,虞玥就看见五虎退一振刀自己坐在角落,孤单寂寞冷,看着十分可怜。


        她走到五虎退面前,声音不自觉软下来“走了。”


        “嗯。”五虎退轻轻应一声,不反抗也不卑躬屈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虞玥总觉得有好多视线在她身上打转。

  


       两人往外走,虞玥眼角一撇,看见五虎退的两只手腕光秃秃的,这才注意到“你没带手链?”


       “忘了。”五虎退安安静静的走在虞玥身侧,听见问话,没什么诚意的回答道。


       其实他哪是忘了,而是故意没戴。


       恐怕下一次来的时候,就没人和虞玥说话了。

  

       “哦。”虞玥硬邦邦的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不戴就不戴吧,那是个人自由,她不干涉。


        “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随着五虎退的问话虞玥立马反问“戴不戴都是你的自由,暗堕的是你又不是我,既然你这样出门都不会觉得不方便我怕什么?”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时空转换器,因为虞玥的话低头沉思的五虎退没看到她调的是万屋的坐标,所以一转眼,他们出现在了人来人往的万屋商业街。


        虞玥十分自然的牵起五虎退的手“去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