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颗糖

大家好,我喜欢爷爷、喜欢爷爷and喜欢爷爷
热衷于爬墙,不过最喜欢爷爷
是个话废
你们可以叫我小五,五酱,糖糖,candy,总之怎样称呼都可以
欢迎扩列*٩(๑´∀`๑)ง*

源氏万睡:

什么鬼?!抄袭狗请去死一下!(拔刀)

-Xuan-:

夭寿啦,三明儿你看板郎的C位被抢啦(抄袭盗用的辣鸡!

未夏家的小暮烟:

大家顺手转转?
什么辣鸡游戏,我大刀乱都敢抄?小心我家极化大佬们分分钟打爆你们的头

杯酒:

占tag致歉,我就想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改了我们的看板郎。

阿官啊,有人抢了你的小祖宗,借了你的名,还要和你抢婶婶了。

绘里华:

我看到p2的宣传下来了发现游戏名也是刀剑乱舞,点进去启动游戏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感觉侵权了,各位能顺手举报一下吗?tag就不打了

告诉你我妈妈是审神者哦!(一)

ooc严重,辣鸡文笔
有错字的话欢迎大家捉虫
欢迎评论
是综漫来着
女主不是审神者,是审神者的女儿,cp清光
副cp审神者×烛台切




第一章 搬家
  
  PK学园。
  
  “知酱,听说你要搬去和你的母亲一起生活了,是真的吗?”
  
  花知把书本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这才冲着问话的女生点点头“是的。”
  
  “啊,那该不会要转学了吧?”梦原知予泄气的趴在桌子上,冲着花知嘟着嘴。
  
  “嗯~不会的哦,我不会转学呢!”一边伸手摸了摸蹲在旁边目良千里的头,再投喂她一颗糖果,花知笑着回答。
  
  休息时间过去之后的数学课上。
  
  “呐,楠雄A——不对是齐木同学,你觉得我会到一个什么样的新家庭啊?我继父会不会虐待我啊?”花知悄悄的把纸条撇到她前桌那里——同时也是青梅竹马的齐木楠雄,一个据说可以花三天时间拯救世界的普通高中生。
  
  “不要问我,我怎么会知道你继父虐不虐待你。还有,强调了多少遍上课的时候不要和我说话。”
  
  突然有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出现,如果是一般人估计早就吓到了,可是毕竟是青梅竹马,花知早已经习以为常。
  
  “可是他是妖怪唉,不会这么幼稚吧?”即使齐木楠雄不搭理她,花知也依然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很high。
  
  放学后,和同学们打好招呼提前离开的花知,避开别人的注意,走到附近一个杳无人烟、基本已经废弃的神社。
  
  别误会,这不是她的新家,但是她要通过这里去到那个新家。
  
  在拨通电话之前,花知从书包里拿出小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才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
  
  爸爸说了,不可以给绪方家丢脸,唔,虽然她跟妈妈的姓。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来女人悦耳的声音“喂?”
  
  “喂,妈妈,我已经放学了哦。”即使是一年没有联系的妈妈,亲近感也丝毫没有减退,通电话时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是吗?”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儿活泼的声音,花悠嘴角不由得挂起温柔的笑容,让她旁边的今剑看的目瞪口呆“你已经在神社了吗?狐之助马上就去接你了,自己要小心点。”
  
  “嗯,没问题的,这里有妈妈你提前布下的结界,普通人进不来的。多亏了妈妈!”
  
  女儿毫不掩饰崇拜的话语让花悠的虚荣心大大的增长起来,又嘱咐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一旁的今剑大着胆子问“主人是您的女儿要来了吗?”
  
  “没错,你们要好好相处。”花悠虽是笑着说,语气却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命令的意味。
  
  “嗨!”今剑吐着舌头答应道,心里却在默默吐槽,这种继子与亲生女儿见面的气氛是怎样啊喂!
  
  “花知大人,我来接您了。”身上有着诡异花纹的小狐狸自半空中的隧道里出现,垂首蹲坐在花知面前,语气恭敬“您的行李已经送到本丸了,接下来由我带您去本丸。”
  
  “狐之助!又见到你了,真是太好了^0^~”没听出狐之助语气里生疏的少女,脸上带着庆幸的表情还有遇到熟人的激动,表露无遗。
  
  “哇小知你不要上来就摸我的毛啊!”堪堪躲开花知的“魔爪”,狐之助的眼睛里带着惊恐,对花知委屈的表情无动于衷,毕竟它可不想变成一只秃毛狐狸。
  
  “我们走吧!”狐之助说道。
  
  “嗨!”花知难掩激动,忐忑不安的走进了隧道,究竟,她的新家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当你对刀男说“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时③

ooc,辣鸡文笔
背景成迷
求评论
  
  
  
  
  
和泉守兼定
  
  “三岁你看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好不?”
  
  “哈?主对于帅气强大的我,主人你居然说这种话?”和泉守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随后皱眉看着你“主人你……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摔——
  
  “和泉守你的思维究竟是怎么发酵成这样的啊?啊?m9( `д´ )!!!!你主人我什么时候沾花惹草了啊?(乂`д´)”
  
  和泉守一脸懵逼“可是我在土方先生身边的时候……”
  
  所以说为啥会发展成这种正室斗小三的剧情啊?(°ー°〃)
  
  看你一脸无语,和泉守不服气的加了一句“别看我这样我的俳句还是很厉害的。”
  
  ——《来来来卡内桑你告诉我俳句和挣钱养家有啥关系》
  
  
  
  
  
  
  
  
  
  
  
  
  
  
  
江雪左文字
  
  左文字的部屋内,特意支开了宗三和小夜的你与江雪面对面坐着,气氛紧张。
  
  听说隔壁婶跟宗三说了那句话之后,被江雪念了大半天佛经,简直生不如死。
  
  所以你为啥会立下那种豪言壮语呢?科科。
  
  “江雪啊,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好不好啊?”
  
  “不好。”
  
  “哦,那好吧。”
  
                  ——《别看了,没有了》
  
  
  
  
  
  
数珠丸恒次
  
  “数珠丸反正你眼睛也睁不开,不如在家负责貌美如花得了?”
  
  “在下拒绝。”
  
  “咦?”你是不是幻听了?天啦噜数珠丸竟然没给你念经?不会被掉包了吧?不对最重要的不应该是他竟然自称为在下吗?
  
  “请恕在下拒绝!”见你没有反应,数珠丸好心的重复了一遍,一脸冷漠。
  
  珠子你变了ε=ε=ε=(゚◇゚ノ)ノ
  
    ——《坂本大佬你咋来了?》
  
  
  
  
  
鹤丸国永
  
  “哈哈哈这可真是个大惊吓呢!”
  
  “正好鹤丸你这么喜欢恶作剧就在家带孩子得了呗!”你脸上带着坏坏的笑,看着鹤丸因为你说的这个“大惊吓”变了脸色。
  
  鹤丸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电视剧里的通用台词“我×××多年打雁竟然被雁啄了眼!”
  
  “照顾孩子,可以啊!不过得现有一个孩子再……”
  
  鹤丸未说完的话因为你接下来的动作噎住了,只见你拿出手机,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指着屏幕上正在吃饭的青蛙对你说道:“好好照顾我儿子啊!”
  
  ——《今天的主人和呱儿子的感情依然很好呢!》
       
  
  

【刀男×你】当你接到诈骗电话/短信①

 
ooc,辣鸡文笔  
背景奇怪
有错字的话欢迎捉虫

  
  
  
  
  
三日月宗近
  “妈,我钱包和手机丢了,你给我打点钱呗!”后面是一串数字。
  
  你和三日月看着这条短信面面相觑,半晌还是三日月开口了。
  
  他好看的眼睛里带着揶揄“我都不知道,小姑娘什么时候还有儿子了啊?”
  
  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把三日月扒拉到一边“三日月你别闹了行不?”
  
  “唔,小姑娘不喜欢我了,在外面都有孩子了。”
  
  看着在那里撒娇卖萌的三日月,你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冷>_<
  
  于是你手贱的给那头回了个短信“不好意思啊我大儿子在我面前呢!😜”
  
  在一旁偷偷看见短信的三日月眼神变得危险起来,他语气幽深抚上你的肩膀“儿子?嗯?”
 
     
  
  
  
  
  
  
  
  
  
  
药研藤四郎
  
  “你好,你的男朋友出车祸了,急需钱医治。”后面是一串卡号。
  
  “大将,据我所知这是诈骗短信。”今天刚好是你近侍的药研语气严肃。
  
  你忍不住“噗嗤”乐了,“当然啦,我也知道这是诈骗短信吧,因为我还没有男朋友啊!”
  
  药研把眼镜摘下,试图壁咚你,但是由于身高问题没有成功于是改成了桌咚“那么,趁着这个机会,大将不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吧?”
  
  看着他美丽的晶紫色眼睛里面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你,不厚道的乐了。
  
  ——《所以说药总壁咚真的不适合你啊╮( •́ω•̀ )╭》
  
  
  
  
  
  
  
  
  
  
加州清光
  
  “喂?请问找谁?”虽然是陌生号码,你还是接电话了。
  
  “喂,你男朋友和人打架输了,现在需要钱疏通!”
  
  这种诈骗电话你接的多了去了,看着左手半干的指甲油你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啊,我喜欢女生。”
  
  “什么嘛,原来主人最喜欢的不是我吗?”电话刚挂,你的就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一个大型挂件——还热乎乎的。
  
  “才不是呢我最喜欢清光了哦!刚才只是战略啦战略!”知道自家恋人缺乏安全感,你只能可劲安慰。
  
  “我也最最喜欢主人了!”
  
  你看见清光说这话时,眼睛里的倒影都是你。
  
  
  
  
  
  
  
  
  
  
  
  
  
 ps:感觉自己写的超级差劲,根本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捂脸)
  
  
  
  
  
ps的ps:虽然是这样不过如果有想看的刀男的话,欢迎留言~
  
  
  
  
  
  
  
ps的ps的ps:这个……应该是个大众梗吧?
   

当你对刀男说“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②

ooc,辣鸡文笔
求评论
大家有想看的刀男可以在评论留言,我会努力写的!

大和守安定
  在书上看见这个梗之后,你立马决定实行一下。于是你跑到了冲田组的部屋,正好赶上清光不在。
  
  “咳咳”你跪坐到安定面前,清了一下嗓子“安定啊,你看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怎么样?”
  
  听见你的话,正在擦拭本体的安定笑的愈发灿烂,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刚才似乎听见主人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
  
  熟知自家恋人性格的你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竟然是疑问句,大危机呀。
  
   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后就叫你婶俊杰好了^0^~
  
  
  
  
  
  
  
宗三左文字
  “您也,想让王者的象征来服侍吗……?”宗三就在那里眼神哀怨的看着你,你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强抢良家妇女的恶霸( ´゚ω゚)?
  
  第二天。
  
  “哥,我错了,我求你出去挣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行吗?我求你了!”宗三一开门你就抱住他的大腿开始哭嚎。
  
  原因无他,昨晚江雪在你的房间待到了深夜,念完了整整一本的佛经。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一期一振
  “主公。”蜜糖色眼眸注视着你,里面溢满了温柔,一期笑的无奈“您又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书籍了。”
  
  “哪里奇怪了啊?”你撇撇嘴扑进一期怀里“一期你先说好不好嘛!”
  
  “这个……”一期回拥着你,语气为难“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和弟弟们可以爱抖露出道的,不仅貌美如花,还能挣钱养家。”
  
  你:Õ_Õ偶像了不起哦








 
  
药研藤四郎
  “大将!”
  
  即使隔着镜片与一定的距离,你也能看到对面付丧神那充满无奈的眼神。
  
  对于这位外表虽小,但是心理和年龄都异常成熟的付丧神,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不是一般的心虚。
  
  只见他不急不慢的走到你面前,踮起脚,伸出手拍拍你的头“你说谁貌美如花?”语气里充满了宠溺,可你就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危险。
  
  “我,我貌美如花!”你指着自己说道。
  
  “这就对了。”药研又拍了拍你的头,笑的异常开心,施施然的离开了。
  
  
  

放一个女主人设

以后写

姓名:花知

年龄:21

性格:妈宝,喜欢依赖别人,自己做不了决定,情商堪忧,经常听不懂别人说的话,喜欢吃东西,饿了不吃东西就会没精神,对于一件事情很执着,不达目的不罢休

外貌:黑色中长发经常扎成丸子头(因为妈妈说这个发型适合她),黑色的眼睛闪亮亮的,五官清秀,笑起来会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非常讨论喜,喜欢穿森女系的衣服

爱好:吃东西,听妈妈的录音

cp:大概清光

背景: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离异,父亲是普通上班族,母亲是审神者,起先和父亲一起生活,对于女儿十分溺爱,导致小知(女主)依赖他人的性格,在大学毕业后,由于性格原因找不到工作,加上父亲再婚,搬到了母亲的本丸,成为实习审神者,没什么战斗能力

母亲婚刀(女主继父):烛台切



【刀剑乱舞乙女向】妈宝审神者

ooc,文笔渣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灵感来源于日剧《过度保护的加穗子》,但是有所不同,那里的女主,不是妈宝
求评论
短篇试水,如果可以的话,会写成长篇
手机码字,有错字欢迎捉虫
  
  
  
  
加州清光
  
  无奈的撇嘴
  
  “主人啊,真的很可爱!”
  
  “从衣服到首饰,连声音都很卡哇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和自己母亲视频,询问今天穿哪件衣服好。”(´ . .̫ . `)
  
  ——《呐,妈妈,这两件衣服哪一件更好看?》
  
  
  
  
  
  
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啊?”
  
  微微歪头,头饰随之晃动,放下手中的茶杯。
  
  叹息一声。
  
  面容忧愁。
  
  “小姑娘的口头禅是‘妈妈说……’,遇到什么事情,不会找我们商量,一定会先打电话回家,家里门禁是晚上七点,平时出门会被母亲开车送到目的地。”
  
    ——《其他的,也没什么了,语速异常快的三日月.jpg》
  
  
  
  
  
  
  
烛台切光忠
  带着眼罩的男人表情纠结。
  
  第一次出现了“不帅气”的表情。
  
  “主公啊,哪里都好。”
  
  “只是……我虽然很想展现自己的厨艺——”
  
  “可是主公被家里人安排了营养食谱,每一餐,甚至喝的水,都要严格按照上面的执行。”
  
  ——《主公今天的饭已经做好了,您看您的母亲还满意吗?》

突然想写一个妈宝审神者了……

【三日月乙女向】lithromantic

 ooc
   文笔渣
   求评论 

  
  
  
  小姑娘已经很久没有理他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一向豁达的三日月宗近心里突然出现了危机感。
  
  让他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似乎是从他告白那天开始?起先三日月以为审神者是害羞,可是似乎不是这样的,他这是,被讨厌了吗?
  
  “三日月殿下,你又走神了!”坐在旁边的小狐丸一边梳着他那已经足够柔顺的毛发,一边对着三日月说道:“而且你的心声已经说出来了。”
  
  “哈哈哈,是吗?”三日月面上毫不在意,右手拇指却习惯性的摩挲着手中杯茶杯的边缘。
  
  “再这么下去的话茶杯就要被你磨平了。”
  
  “我只是不明白。我能感觉到主人是喜欢我的,可是为什么,不肯再近一步呢?”三日月一向性感艳丽的声音此时全是困惑,活像是一个得不到糖在问为什么的小孩子。
  
  “这样的三日月殿下倒是少见。不过三日月殿下,你可以不要天天来我这里说一遍吗?”小狐丸无语的说道“你再怎么说,主人也听不见的。”
  
  “那我该怎么办?”
  
  看见三日月投过来的眼神,小狐丸往边上挪了一点“这种问题你问我这种完全没有恋爱经验的野狐好吗?”
  
  “因为没别人了呀,今剑兄长他们出的主意都不太靠谱呢!”
  
  小狐丸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他竟然从三日月的话里听出了嫌弃?不对,原来他是最后一个吗?!
  
  “既然这样的话,当面问问就好了啊!”
  
  三日月偏过头“啧!”
  
  等等,他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说好的平安贵族般优雅的三日月宗近呢?
  
  就在小狐丸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加州清光从走廊的一侧走过来“三日月殿下!”
  
  “加州清光,你有什么……?”
  
  还没等三日月说完,清光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掐着腰气鼓鼓的“你忘了你是今天的近侍了吗?”
  
  真是的,害他找了过来。
  
  ……
  
  三日月坐在一旁,眼睛里倒映着审神者认真严肃办公的模样。
  
  审神者实在被盯的受不了了,放下手中的笔“三日月,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三日月想起自家那些兄弟给的建议,无一例外都是让他问清楚,说实话他不想问的,因为他害怕被拒绝。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
  
  只是犹豫了一瞬,三日月还是迟疑着问出口“小姑娘你是不是在躲我?”
  
  审神者大方承认“是啊没错我在躲着你。”
  
  “三日月你听我说,我确实是喜欢你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意识到这种心情的我越靠近你越难受,我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可还是得不到结果。我一直觉得我们之前那种关系就很好,你向我告白的时候我就……很难受。”
  
  审神者也说不清她这种莫名的“我可以喜欢我你,你却不能喜欢我”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可能我对你的喜欢是假象,可是当我得知今天你是近侍却没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我又很难受。”
  
  “我一直在犹豫该怎么开口,我……”
  
  “小姑娘。”将已经红了眼眶的审神者揽入怀中,三日月一下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没事的。”听到审神者并不是真的讨厌自己,三日月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所以你能给我个机会吗?”审神者在三日月怀里闷闷出声“我会努力去喜欢你的。”
  
  “好啊。”